当前位置:管理咨询>企业战略>史上最大“4 天工作制”试验来了,但打败不了 996

史上最大“4 天工作制”试验来了,但打败不了 996

发布时间:2022-07-01 发布者:环球人力资源智库 来源:环球人力资源智库 浏览:107 次
每次想到第二天要上班,很多人会在周日下午准点发作“焦虑症”,希望周一永远不会到来。

但世界上也有人只需要工作 4 天。不知道周日对他们来说,是不是没那么痛苦。
在“全球最幸福国家之一”冰岛之后,支持一周工作 4 天的国家越来越多了。6 月 6 日,目前世界规模最大的“四天工作制”试验在英国拉开帷幕,为期 6 个月,有 70 多家公司和 3300 多名员工参加。

不以工作天数论长短
这一试验由非营利组织 4 Day Week Global 组织,英国智库 Autonomy、剑桥大学、波士顿学院和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合作研究。
70 多家公司,从本地公司到大型企业,领域涉及方方面面,包括餐饮、科技、金融、数字营销、建筑施工、医疗服务、动画工作室等等。

最令人关心的,当然是工资降了没有。
试验采用“100:80:100”模型:员工获得 100% 的工资,工作时间是原来的 80%,产出保持之前的 100%。好消息是工资没变,坏消息是工作量也没变,生产力才是关键。
图片来自:《人生切割术》
参与试验的“慈善银行”首席执行官 Ed Siegel 表示:
20 世纪每周工作五天的概念,不再适合 21 世纪的企业。我们坚信,每周工作四天,工资或福利不变,将创造更快乐的员工队伍,并对企业生产力、客户体验和社会使命产生同样积极的影响。

也就是说,员工多休息一天,不仅意味着提高生产力,还可能产生更多的社会效益。
智库和各所大学,将与每家企业合作,衡量四天工作制对企业生产力和员工福祉的影响,以及对气候危机、能源消耗、性别平等、公共交通、医疗保健等社会议题的影响。
图片来自:《何者》
还记得发起者“4 Day Week Global”吗?这个名字就带着将四天工作制推广至全球的使命感。
它由新西兰信托和遗产规划公司 Perpetual Guardian 创始人 Andrew Barnes 领导。Andrew Barnes 先从自己的公司入手,试水了四天工作制。
2018 年,Perpetual Guardian 进行了为期 8 周的试点,涉及 240 名员工。员工工作 30 小时,提供与标准周相同的产出,获得 37.5 小时的报酬。
调研显示,78% 的员工认为自己能成功地平衡工作与生活,高过之前的 54%;员工的压力水平下降了 7 %;工作中的激励、承诺和赋权感也显着改善,整体生活满意度提高了 5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从实现手动流程自动化,到减少互联网摸鱼,员工的积极性也增加了。
从那以后,Andrew Barnes 倡导更多公司做出转变,和合伙人创立了 4 Day Week Global。
官宣英国试验的同时,4 Day Week Global 提到,由政府支持的类似试验,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西班牙和苏格兰开展。
图片来自:《人生切割术》
近日,英国还有一则和工作时长相关的新闻。
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TikTok 的激进企业精神在英国“水土不服”,导致员工纷纷离职。
伦敦的 TikTok 电商团队成员提到,每天的工作时间经常超过 12 小时,工作到凌晨以及在假期工作的行为被视作榜样。

四天工作制的不同形态
不只是 4 Day Week Global 在推广四天工作制。
四天工作制在全世界足迹遍布,但模式和原因各不相同。
2008 年 8 月 1 日,犹他州在全美率先推行为期一年的“四天工作日”试验,目的是省下能源开销,也为员工省下交通费。每周工作时间仍为 40 小时,即每天工作 10 小时,工资不受影响。

从 2015 年到 2019 年,冰岛进行了两次大规模四天工作制试验,涉及 2500 名员工,每周工作时间从 5 天 40 小时,减少到 4 天 35 或 36 小时,工资保持不变,涵盖医院、办公室、幼儿园、社会服务机构等 100 多类工作场所,最终“取得了压倒性的成功”。
2019 年 8 月,微软日本进行了 1 个月的“工作生活选择挑战赛”,周五被设定为“带薪特别假”,也就是说工作 4 天且工资不变。结果发现销售额增长了近 40%,员工幸福感有所提高,电力消耗和纸张打印也减少了。
但这只是一次往事不可追的“夏日限定”。2019 年冬季的“工作生活选择挑战赛”,微软不再主动设置带薪特别假,转而呼吁员工继续使用内部工具改进工作方式,并结合带薪休假“更聪明地选择休息”。

同样是日本,2021 年 6 月,日本政府将“四天工作制”纳入年度经济政策指导方针,在明面上对企业起到建议作用。
政府表示,通过每周工作四天,公司将留住有能力和经验丰富的员工,更多人有机会获得额外的教育或兼职。
更重要的是,每周多放一天假能够鼓励消费并提振经济,年轻人或许将有更多时间相识、结婚和生子,缓解出生率下降、人口老龄化等日益严重的问题。
采用四天工作制的日本公司各有各的办法。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,4 天工作 40 小时,工时和工资均不变,瑞穗银行则同时减少工时和工资,4 天工作 32 小时,工资减到 80%。

2021 年 3 月,西班牙批准了“四天工作制”试验,每周工作 4 天共 32 小时,工资保持不变,主要是为了挽救疫情导致的失业率攀升和经济衰退,促进对商品和服务的消费。

今年 2 月,比利时推出了 4 天工作 40 小时的方案,目的与西班牙类似;德国、瑞典、加拿大等国也有相关的尝试或提议。
目前,四天工作制大致有 3 种模式:1.每天工时延长,每周工时不变,工资不变;2.每天工时不变,每周工时缩短,工资相应减少;3.每天工时不变,每周工时缩短,工资不变。
第一种的总工时没有变化,第二种的总工时和工资同步下降。
第三种看似最理想,但也未必安稳,是以提升生产力为前提的。“员工必须达到或超过业绩预期”是老板们的共识,毕竟他们不仅要争取员工,也要使股东满意。

美国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,92% 的在职成年人表示他们更愿意每周工作 4 天 10 小时,而不是 5 天 8 小时,也就是倾向于第一种四天工作制。
此外,2020 年以来,四天工作制的推出节奏快了许多,这是疫情影响劳动力市场的一个切面。就像上文提到的,四天工作制或许是提振经济、促进消费、提高就业率的方式。
追溯五天工作制的发展,好像没有太大不同。
1932 年,美国正式采用五天工作制,是为了应对大萧条造成的失业问题;1933 年,英国出现五天工作制,初衷是解决工厂产能过剩,工人精神抖擞和效率提高倒是“意外的好处”。
工作四天未必是理想
目前的四天工作制,依然颇具争议。
它的优点显而易见。
对于员工,提升工作效率、改善工作和生活的平衡、拥有更多时间学习技能或做兼职;对于公司,提高员工生产力、防止员工辞职、吸引更多人才、降低办公空间成本......
但缺点也难以避免。
图片来自: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
首先,对于员工来说,薪酬可能会降低,工作四天和工作五天的员工待遇可能不平等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,四天工作制不适合所有员工,比如靠时薪养家糊口的低薪工人。
在 Perpetual Guardian 的试验中,少数员工更愿意回到每周工作五天的状态,最初的愿景被各种细节打败。
由于工作强度增加、会议时间缩短、餐饮时间缩短,工作中的摩擦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。公司却没有额外资源帮助员工适应新的工作节奏,导致员工用四天时间完成五天工作时“紧迫感和压力增加”,休息日比平时更加疲惫。

其次,公司同样面临风险,比如失去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、投入更多的人力成本,特别是深受疫情打击、行业不景气的中小企业,将更加难以为继。
所以四天工作制执行起来是一件难事,需要重新设计工作任务,甚至改变整个工作结构,管理层和基层员工都应参与到新工作模式的设计和实施之中。
比如,四天工作制不代表一定是周五、周六、周日休息。
澳大利亚公司 Versa 将休息日变成了周三、周六、周日,每工作两天就有一个迷你假期;新西兰信托服务公司 Guardian Trust 为员工安排不同的「休息日」,类似轮班制,确保客户在周一到周五都不会吃闭门羹。

再比如,四天工作制比起常规的朝九晚五,更强调生产力,至少不能比原来低下,所以员工制定个人计划、管理层制定衡量生产力的标准,都是必要的。
Guardian Trust 信托业务总经理 Mark Jephson 认为:“在每个工作场所都存在一些产能过剩,在工作日的某个时间段,我们的工作效率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。”
但奥克兰大学经济学高级讲师 Ryan Greenaway-McGrevy 唱了反调:“四天工作制当然可以提高员工的生产力——前提是它不会成为常态。”
写在最后
若只以生产力去衡量,思路还是“工作本位”。除了必须提升工作效率,四天工作制真的能为我们带来幸福感吗?


疫情以来,我们适应了居家办公、远程办公等更灵活的工作方式,却也经常处在过度劳动之中,没有工作和生活的界限。
工作不是由上下班打卡的工时决定的,休息时间更长不意味着有更多自由的可支配时间。四天工作制能让我们不在休息日处理工作信息吗?
目前,连四天工作制的先锋试验里都有一条:“如果需要,我仍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参加工作或处理电话/电子邮件。”
所以,四天工作制在现实里还不是灵丹妙药,但代表着一种理想——创造更好的工作场所、社区和社会。
在四天工作制到来之前,严格执行一天 8 小时、工作 5 天的制度,拥有一个完整的周末,可能是当下更为现实的愿望。
版权所有:内蒙古三丰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 技术服务: 易讯网络公司